世界上下五千年(古代卷)
中世纪骑士

    一个年轻人来到教堂,接受了神甫象征性的沐浴,表示洗净过去所有不端行为,然后开
始在神坛前彻夜不眠地祈祷和思考着自己的职责。
    第二天清晨,他回到城堡,父母和一群人在那里等待着他。一位年长的骑士走过来,帮
助他穿上盔甲,佩戴好宝剑。他单膝跪在地上,城堡领主用剑面重重地拍了他一下,朗声宣
布,他已经成为一名骑士,已经具有了骑士和使用武器的本领。他激动地跳起身,人们向他
表示着祝贺。
    中世纪时的欧洲出现了一个特殊的阶层,他们以服骑兵军役为条件,获得国王或大领主
的封地。他们是参加镇压农民起义,或国王、大领主掠夺战争的级别最高的战斗人员,是以
马代步驰骋于沙场的贵族。他们,就是骑士阶层。
    当时,出身于贵族家庭是成为骑士的重要条件,同时骑士还必须从小经受训练,到领主
家充当侍从学文习武,向女主人学习礼仪,21岁时方能被正式授予骑士称号。
    授职的仪式逐渐地复杂化,举行这样的仪式花费很大,这笔开支是由受封的骑士的家庭
来负担的。如果他的家庭无法给自己的后代提供爵位和土地,那么他只能终身当侍从。获得
称号的年轻骑士常常通过马上比武,显示自己无愧于骑士这一光荣称号。
    马上比武是模拟战斗的娱乐活动。骑士用平头的长矛和钝剑对打。比武场上,鲜艳的旗
帜迎风招展,衣着华丽的贵族男女在一旁唱彩助威。比武者并不想伤害对方的,但是比武有
如实战,发生意外事件在所难免,但重伤却不常见。教会人士曾试图废除马上比武,可大多
数人认为,如果骑士不通过马上比武为实战做准备,那么在战场上是无法表现出色的。
    在那个尚武任侠的年代里,无论是文字记载还是口头传说中的著名英雄都是骑士,像罗
兰、亚瑟王、兰斯洛特和黑太子爱德华等。
    骑士在拥有马匹、重武器以及驾驭马匹和使用重武器方面确实有着优势。势力大的骑
士,还拥有高墙与深沟环绕的城堡,统治着附近的农村。中世纪早期,国王和中央政府几乎
没有了实权,权力旁落到最出名的骑士手中。他们甚至目无法纪,妄自尊大,肆意发动战争。
    一个装备优良的骑士要备有:一匹能征善战的骏马、一匹供妇女出远门骑的乘马和一匹
运载骑士本人武器、装备的驭马。其中战马还有专名,被视为骑士的朋友。
    骑士的盔甲在不同时期不完全相同。在比较早的年代里,骑士身上所穿的布料或皮革长
袍又长又重,遮盖着身体的大部分,外面再穿上由铁环连结编成的网状铠甲,脖子上有兜帽
保护,头戴钢盔,有时还带有保护鼻子的金属罩。在稍后一个时期,铠甲由硬的金属片制
成;头盔带有厚的面甲,可放下把脸遮住。
    骑士的武器有盾牌、长矛和剑等。盾牌是用皮革包裹、边缘绕以金属的轻木质板。盾面
或有骑士自己的徽章,也有的画上飞龙、大熊或狮子等野兽作为标志,称为“盾形纹章”。
骑士在战斗时,挺矛策马全速前进,刺向敌方。当长矛被折断或从骑士马上坠落后,他们才
使用手中的宝剑。也有力气大的骑士会使用战斧、狼牙棒和铁球等。
    骑士间的战斗并不像人们所想像的那么可怕。
    许多战斗是小规模的,常常只有几百人参战,几个小时便结束。他们更感兴趣活捉对
方,而不是将对手杀死。因为俘虏一个敌人就可以索取一份赎金。赎金的多少按俘虏的地位
和家产而确定。俘虏地位越高,家产越多,骑士的所得自然就越丰厚。当然,普通的骑士也
并不总是以这种态度来对待战争。这也许是因为他们从战争中获得的东西太少了。骑士无论
是参加马上比武还是进行实战,都要遵守某些成文规则和惯例。如:一个骑士不能对另一个
毫无戒备的骑士发起攻击,而必须让对方做好战斗前的准备。搞突然袭击,对真正的骑士来
说,是一种可鄙的行为。另外,当一名骑士俘虏了另一名骑士后,必须将俘虏待如上宾。
    骑士为什么要这么注重这些法规和惯例呢?这大半是事关彼此之间的切身利益的原因。
今天虽然俘虏了别人,也许明天自己也会成为别人的俘虏,所以双方都要为自己留下后路。
    除了交战的惯例外,骑士制度还包括了许多其他内容。基督教会教导骑士应该遵守基督
教的戒律。如:“骑士应该帮助穷人,保护教堂、妇女和所有无防卫能力的人”,等等。虽
然,并不是所有骑士都遵守这些准则,理想的骑士和现实中的骑士差别很大,但随着时间的
推移,情况还是有变化。1350年时的骑士就比1050年时的骑士,更有礼貌和文明得
多。基督教会和贵妇人努力促使一个鲁莽、好斗的骑士变为有教养,懂礼貌的骑士,并取得
了一定的成功。
    骑士制度盛行于11世纪至14世纪。这时期也出现了反映骑士生活理想的文学作品。
主要体裁分抒情诗和叙事诗,表现了骑士为了爱情、荣誉和功业而战的精神。骑士文学对后
世欧洲诗歌和小说的形成有着较大的影响。
    到了1500年,骑士作为战斗人员已经被备有火器射击武器的雇佣军取代,骑士阶层
走向了衰亡。
    但是骑士精神和骑士制度并没有完全消失。而骑士制度的观念——彬彬有礼、举止端庄
——仍是当今西方世界重要的观念。
 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