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下五千年(古代卷)
向贵族宣战

    一天上午,在奴隶制大国罗马的元老院广场上,一个衣衫褴褛、篷头垢面、声音嘶哑的
老人正激动地大声哭诉:“罗马人,你们看呐!”他脱下破旧的上衣,袒露出胸前背后的累
累伤痕,“这些,除了为国家打仗留下的,就是债主用鞭子抽打的。”
    越来越多的围观者面露同情之色,纷纷上前关切地询问。原来,老人出身平民,曾在军
队中任百夫长,屡建战功。打仗回来,他的房舍、田产都已毁于敌手,家财性畜也被抢劫一
空,老人为了生存只好借债。“屋漏偏逢连夜雨。”不幸,当年年景不好,老人无力偿还欠
债,债主便狠心地霸占了他的田地,又将他抓起来,关在地牢中,老人求生不能,求死不
得,便设法逃了出来。
    听着老人的诉说,围观的平民们不禁想到了自己同样悲惨的身世。个人义愤慎膺。一时
间,广场上群情激奋,演变成了一次声势宏大的平民集合。
    原来,当时罗马贵族专制政府,只顾巩固政权,一味地维护贵族利益,使得广大平民生
活日益恶化,百姓怨声载道。罗马平民阶层人数众多,与贵族相比,他们低人一等,在政治
上备受歧视,即使平民中的富翁,也不能担任高级官职,不能参加元老院,不能与贵族成
婚,甚至不能参与公有土地的分配。平民们当兵打败,流血卖命,掠夺来大片土地,却无权
分享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贵族随意瓜分,他们心中积怨极深。按当时罗马实行债务奴隶制,
谁如果借钱不能按期偿还,就要将田地、财产交给债权人,若仍不足以还债,借债人和家人
就要沦为债权人的奴隶。广大平民对此深恶痛绝,多次要求废除这残忍的制度。但元老院因
涉及到自身利益,一而再,再而三地找借口不予理睬。于是,平民与贵族的矛盾日渐尖锐。
今天,眼看这位老人的不幸,他们触景生情,终于忍无可忍了。
    这时,恰好有几个元老到元老院来,被愤怒的平民发现,险些挨一顿狠打。幸亏执政官
塞维鲁和克劳狄迅速赶来,才避免了一场平民暴乱。平民们将他们团团围住,要求他们立即
召开元老会议,改善平民的待遇。
    元老们无奈地陆续来到会场。刚开始讨论,意见就发生了严重的分歧。克劳狄力主镇
压,提议把带头的平民抓起来,并大声地叫嚣,推选独裁官,取消上诉权。独裁官是罗马历
史上一种非固定的官职,在非常时期选出来,以集中权力应付危机,拥有独裁一切事务的权
力。另一个执政官塞维鲁则认为在这种群情激奋的时候,不能来硬的,硬碰硬只能激化矛盾。
    正当元老们各执一词,久议不决之时,有骑兵来报告,说优尔西人的一支部队已逼近罗
马。内忧外患交织在一起,使元老们焦急万分,只好暂且向平民妥协,先一致对外。广场上
的百姓欣喜若狂,认为这是神意来惩罚贵族。他们互相叮嘱,谁也别去服兵役,让贵族自己
去送命吧。
    这时元老们匆忙散会分头去准备战事了,留下塞维鲁向平民们发表演讲:“平民们,元
老院焦急地为你们的利益考虑,但因国家安全正受到威胁,只好先中止会议,再没有什么比
战争更急迫的事了。为使你们相信元老院的诚意,我特颁布一道法令:禁止任何罗马公民非
法拘禁其他公民,当公民在军中服役时,任何人也不得扣压和出售他的财产及儿女。”纯朴
的平民认为斗争取得了胜利,便纷纷踊跃地前来报名应征,在与优尔西人的战斗中,他们表
现得最为勇敢。没想到战争过后,克劳狄却食言了。对此,塞维鲁无能为力。愤怒的平民于
是秘密结社,团结起来抵制政府,最后发展到征兵都征不上来的严重地步。
    元老院又紧急召开会议,决定以最严厉的手段征召兵士,违抗者逮捕法办。但逮捕令无
法执行。因为不管你去那逮谁,都会发现许多平民护卫着他,使你无从下手。因为那时人们
自卫大都靠拳脚功夫,平民们决意抵抗,统治者是没有任何办法的。
    在又一次元老院的会议上,前执政官推选独裁官的建议获得了通过。具有丰富政治经验
的元老选中了性情温和的贵族瓦勒里勒任独裁官,以避免造成更尖锐的矛盾,带来更大的混
乱。
    面对瓦勒里勒的许诺和外敌的入侵,平民又全力投入了战争。瓦勒里勒率兵出征,大获
全胜。返国后,他召开元老院会议,提出的第一项提案便是对并肩作战的平民实现承诺,废
除债主处置债务人的权力。但提议未被通过,瓦勒里勒拍案而起,愤愤地说:“既然你们不
让我兑现我的诺言,那我只好辞职回家去了!”他脱下紫色长袍随手扔在地上,怒气冲冲地
走出门去。
    据说,侯在门外的平民簇拥着前独裁官,浩浩荡荡地返回乡下的家园。转回来,他们备
足武器和粮草,径直列队奔赴几公里外的圣山,驻扎下来。这下,罗马的武装力量被大大削
弱了。罗马城被一片紧张、压抑的气氛笼罩着:人人胆战心惊,家家门户紧闭。元老院日日
开会,争来吵去,就是不实现诺言。
    渐渐地,城内的平民也纷纷迁向城外,并放出风声说平民们要在圣山另立国家。眼看罗
马城已空了一大半,外敌又随时可能来侵犯,元老们终于屈服了,他们派出了能言善辩的阿
格里巴赴圣山与平民对话。
    阿格里巴先讲了一个寓言:“有一个人身体的各部分器官闹起了别扭,各部分看到自己
用劲气力得来的东西都跑到了肚子里,而肚子却只管安享现成果实,于是愤愤然地约好,手
不再往嘴里送吃的,嘴不再咀嚼,一起用饥饿来困倒肚子。结果,所有的器官都饿坏了,全
身虚脱,差点丢了性命。大家这才明白,肚子并非无功受禄,它受的营养并不比输出的多。
从此,各器官彼此团结,这个人才得到了生命和健康。平民和贵族就象身体的各个部分,我
们都是罗马人,命运是一样的,出了问题好好商量才对。”
    这样,平民与贵族终于达成了协议,罗马政府新设了高级官职——平民保民官,由平民
担任,有权出席元老院会议。元老贵族一统天下的局面终于被打破了。不久,又通过了平民
可以担任军团司令官的决定,改变了平民只能在军队中流血卖命被动地服从指挥的命运。
    至此,罗马平民与贵族的斗争告一段落,两大社会集团的矛盾逐渐弥合,意大利半岛基
本统一了。
 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