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下五千年(古代卷)
法西斯笞棒

    公元前六世纪后半叶,罗马的统治者是塞维·图里乌。塞维有个女儿,骄横残忍,贪婪
成性。无独有偶,她的丈夫塔克文同样也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物。他们夫妻二人对国王的权力
宝座垂诞已久,总想早一日登上王位。
      经过一段时间密谋策划,塔克文认为时机已成熟,便率领着拥护他的士兵冲入王
宫,杀死了老塞维,并把他的尸首仍在大街上。匆匆赶来的塞维的女儿,踏过自己父亲的尸
身,跑向自己的丈夫塔克文,向他祝贺。他们为自己的阴谋得逞欢心鼓舞。
    塔克文当上国王后,非常专制独裁,个人主宰一切。然而,他又非常害怕别人用阴谋手
段来对付他。因此,他变得多疑猜忌,动不动就用残酷的手段对付他不喜欢的人。他喜欢动
兵用武,四出打击,而且大兴土木,装潢宫殿,修建城市。
    连年的战争、繁重的劳役引起了人民普遍不满,肆意的屠杀暴行终于引发了人民的反抗。
    塔克文曾处死了罗马最富有的一个贵族和他的长子,只留下了年纪很小的小儿子鲁齐。
鲁齐长大后,得知塔克文是杀害自己父亲和兄长的仇人,决心报仇血恨。他装成傻子,等待
着机会。塔克文深信不疑,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    一次,塔克文的儿子依仗权势,当众严重侮辱了罗马一位最尊贵的妇女,激起了公愤。
人们早就痛恨塔克文一家的专横、残暴,终于纷纷拿起武器开始反抗。鲁齐一看时机已到,
就不再装傻了。他在人民大会上发表演说,历数塔克文夫妇杀害亲人篡夺王位,滥施劳役,
残割无辜,给人民带来许多痛苦等等罪行,号召人民推翻塔克文残暴的独裁统治。大家一致
推举鲁齐为首领。人民大会决定剥夺塔克文的权力,把他们全家驱逐出罗马。
    塔克文这时正在城外一个军营里,听到城内发生事变,立刻带着卫兵赶回来。鲁齐率领
一队志愿兵勇敢地前去迎击。塔克文的卫兵也早就对他深怀不满,看到这一情形,没有人再
听他指挥。塔克文见势不妙,赶紧逃走了。
    罗马人赶走塔克文后,决定不再立新的国王。人民大会郑重宣布,个人专制要处以死
刑。他们选出两个人替代国王执政,开始称为军政长官,后来称为执政官。这一职位没有薪
俸,但享有很高的荣誉。罗马人甚至用他们的名字来做纪年名称。
    执政官有12名侍卫官。侍卫官肩上荷着一束木棒,中间插着一柄斧头,它象征着国家
最高长官的权力。这种束棒被叫作“法西斯”。执政官平时是罗马的统治者和法官,战时是
罗马军队的统帅。但是他们的权力是受到限制的:两名执政官权力均等,其中一名随时可以
发出撤销另一名的命令。执政官执政期一年,到期又变成普通公民;如果人民对执政官有不
同意见,可以在人民大会上提出。另外,还有由300名退职执政官和氏族长老组成的元老
院,负责管理国家财政、外交和占领区事务,批准所有法律,选举公职人员。执政官和元老
院成员,都是从贵族中选出的。这样罗马变成了一个贵族专政的共和国。共和国第一任执政
官之一,就是为推翻塔克文专治统治做出重大贡献的鲁齐。
    塔克文被逐出罗马后,并没有死心,还一直企图夺回已经丧失的权力。他暗中联络煽动
一些贵族青年反对共和国。他们约定,塔克文率领军队到来时,这些贵族青年为他打开罗马
城门,来个里应外合。但是,对塔克文等人有着高度警惕的罗马共和国公民,察觉到了这个
阴谋,及时将参加叛乱的贵族青年抓了起来。
    而在这批贵族青年中,竟有鲁齐的两个儿子和另一位执政官的两个外甥。罗马人都严肃
注视着,这两位执政官将如何处理他们亲人中的叛国贼。
    两位执政官把全城人民召集到中心广场,由他们当众审判叛国罪犯。
    鲁齐首先审问自己的两个儿子,他们供认了自己参加阴谋叛乱活动,并含着眼泪请求父
亲宽恕自己的罪过。人们紧张地等待着鲁齐的判决。
    “这两个人犯了反对共和国的严重罪行,”鲁齐表情庄重严肃,“应该用‘法西斯’处
他们死刑。”说罢,他向站在一旁的侍卫官坚决地挥了一下手。
    侍卫官们立即从肩上解下棒束——“法西斯”,狠狠地抽打面前的两个罪人,直到把他
们抽得皮开肉绽,然后拉他们跪在地上,从“法西斯”中抽出斧头,砍下了他们的头颅。鲁
齐静静地坐在那里,注视着眼前的一切,神色坦然。
    轮到另一位执政官审判他的两个外甥了,他缺乏鲁齐那样坚强的意志和大义灭亲的勇
气,提议把他的两个外甥放逐出罗马,以代替两人应获的死罪。
    “不!”鲁齐坚决地说,“这两个叛徒同样应当受到‘法西斯’的惩罚,砍下他们的头
颅。”
    人们都拥护鲁齐的宣判,侍卫官立即执行判决。
    后来,根据鲁齐提议,罢免那个徇私护亲的执政官,并把他放逐出罗马。
 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